索菱股份“雷”声始终

作者:liangwm.com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1-26 13:42    浏览量:

  索菱股份(002766,股吧)以代理采购的名义预付了大笔款项并账外举债对外援助,但其中两家公司已经注销,另外的规模无比小,款项是否顺利收回难料。细究公司的供给商们及声援对象,均与公司实际控制人有含混关系。

  本刊特约作者 路漫漫/文

  索菱股份(002766.SZ)于2015年6月登陆中小板。公司的总体发展策略是“做存在国际当先技能的车载信息终端供应商及车联网服务商”。

  索菱股份IPO前后的业绩非常牢固。但这样的业绩增长速度显然不够快,很快,2017年3月,索菱股份分辨以1.27亿元、5.9亿元收购武汉英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英卡科技”)100%股权、上海三旗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旗通信”)100%股权。9月,以1.43亿元收购上海航盛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航盛”)95%。公司业务模式已经由上市前期的后装业务为主,逐步转型为以前装业务为主的模式。

  真金白银砸下去,果然就不一样了。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98亿元,同比增长57.64%;实现净利润1.42亿元,同比增长85.81%。三家收购进来的公司共计奉献营业收入5.48亿元、占比36.54%,贡献净利润8052.73万元,占比56.62%。扣除收购的影响,2017年,营业收入略增加,但净利润减少了1485万元,下降19.40%。

  通过并购,索菱股份的业绩增速变成了快速增长。

  2018年解禁期过后4个月,索菱股份宣布了事迹跳水的三季度财报。一季度营业收入增长63.92%,净利润增长35.80%,扣非净利润增长35.62%,依然是不错的增加速度。到了二季度,增收不增利。到了2018年10月30日,索菱股份的三季度财报终于露出真面目,单季度的营业收入3.42亿元、降落13.05%,净利润26.97万元、下降99.47%,扣非净利润亏损246.86万元、下降104.92%。应收账款仍在持续增添。

  索菱股份预计2018年净利润降低82.42%至96.48%,并称业绩变动的起因是市场不景气,销售收入下降。

  从2018年上半年的汽车产销情形可能看出,索菱股份一季度、二季度的业绩变动与下游的汽车行业相背离,三季度才有些吻合。在2018年10月30日之前,索菱股份十分需要好的业绩来坚持股价,这样大股东的股权转让就会更顺当一些,几乎100%质押、解冻股份的大股东也减少爆仓的压力。

  IPO募投名目——“汽车影音及导航系统生产名目”预计完全达产后将实现年销售收入6.73亿元。目前看来,貌似成了浮云。

  7.2亿元预付款迷雾

  诚然业绩崩盘了,但索菱股份还在讲成长故事,并向三家很小规模的企业预付了7.2亿元的真金白银,称之为“代理采购”。

  截至2018年9月末,索菱股份预付账款、其余非流动资产期末余额分别为3.97亿元和3.53亿元,较年初增长461.18%和7601.48%,起由于支付材料采购款和设备采购款增加所致。

  2017年,索菱股份从第一大供应商采购了6427.25万元,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为1.75亿元,占比22.25%。2018年,索菱股份突然以代理采购的名义预付了一家委外加工厂及一家未曾配合过的供应商3.72亿元,异样奇怪。

  2015-2017年,索菱股份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余长期资产所支付的现金累计2.49亿元,截至2017年年末,索菱股份的机器设备原值为3.17亿元。既然下游须要开端萎缩,索菱股份的业绩不空想,为何预付一家供应商及一家未曾合作过的供应商3.48亿元用于代理采购进口设备?

  索菱股份的说明是,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预付账款与其他非流动资产大幅增加的原因重要是支付的给深圳市隆蕊塑胶电子有限公司(下称“隆蕊塑胶”)、江海区创辉达电子电器厂(下称“创辉达电子”)、中山市古镇锐科塑料五金电器厂(下称“锐科塑料”)三家公司款项增长所致。隆蕊塑胶自2012年成为公司供应商,在2018年以前公司未通过后面两家购买原材料及设备。

  公司采购在通常情况下,资料验收入库后按账期付款,只有对稀缺的显示屏、重要IC,以及车机打算需预付货款。

  公司与隆蕊塑胶、锐科塑料签署了金额分别为1.5亿元、2.5亿元的《原材料代理采购合同》,采购对象均为显示屏、IC及板卡等;公司与创辉达电子、锐科塑料签订了金额分别为2.4亿元、1.5亿元的《委托代理进口合同》,采购对象为液晶仪表生产线设备。公司大幅增加支付材料采购款和设备采购款主要系公司为扩建液晶仪表生产线而预付的进口设备款及预先采购的主要原材料款。所以,公司支付的材料采购款和设备采购款大幅增加的是公平的。

  锐科塑料成破于2011年7月,注册资本50万元,饶祖刚认缴45万元,占比90%,冯燃认缴5万元,占比10%,法定代表人:饶祖刚,经营范畴:塑胶制品、电子产品的出产与销售。工商登记信息显示,锐科塑料缴纳社保人数3人,也不太可能生产索菱股份所需的显示屏、主要IC,以及车机计划等等,为何索菱股份预支2.57亿元洽购这些产品?更不太可能生产相干装备,也不入口署理资质,为何索菱股份预付了1.31亿元代办进口设备款?

  隆蕊塑胶成立于2011年11月,注册资本、法定代表人、股东、经营范围与锐科塑料大同小异。2017年缴纳社保人数零人,而2016年还有24人。隆蕊塑胶刚成立未几就成为索菱股份重要的委外加工厂,2012-2014年,委外费用分别为1511.83万元、1694.67万元、1233.83万元,占索菱股份同期委外用度的比例分离为52.21%、69.35%、70.71%。索菱股份忽然向这样一家委外加工厂采购稀缺的显示屏、IC及板卡,并且还预付1.15亿元。当然,双方的关联还不仅仅这样,且看后文。

  隆蕊塑胶与深圳市索菱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深圳索菱”)共用同一个电话号码及邮箱。深圳索菱的唯一股东正是索菱股份的大股东肖行亦。

  饶祖刚与黎兆虹在2015年12月8日奇特设立惠州市鸿海达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惠州鸿海达”),饶祖刚出资80万元,黎兆虹出资20万元。2017年黎兆虹退出,饶祖刚100%持有。2018年饶祖刚退出,冯禄英入主。

  黎兆虹持有长春市索菱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长春索菱”)10%股权,而长春索菱是索菱股份持股51%的控股子公司。

  冯禄英持有上海索菱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索菱”)10%股权,而上海索菱是索菱股份持股51%的控股子公司。冯禄英还持有江西明日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江西明日”)90%股权,滕维祥持有另外10%股权。之前,江西明日90%股权归索菱股份的控股股东、实际操纵人肖行亦之妹萧翠环持有。江西明日从2015年开始不提交年报,失信人信息已经6条了。

  创辉达电子成破于2012年2月15日,法定代表人林伯成,注册资本0.8万元。经营范围:生产、加工、销售:汽车电路连接线材、电子产品、塑料制品、五金制品。与隆蕊塑胶一样,成立不久就成为索菱股份前五大供应商,2013年、2014年洽购金额辨别为1603.60万元、2711.81万元,占比分别为3.06%、5.21%。为何索菱股份阐明2018年以前公司未通过它购买原材料及设备?

  而且,创辉达电子没有成立就已经签框架协议了。招股书第416页列出了索菱股份与重要供应商正在履行的框架性协定,而创辉达电子就是9家供应商中的一家。其中合同有效期是这样约定的:2012年2月10日起至任何一方告知解除。而创辉达电子是在多少天之后的2月15日才成立。

  没有代理进口资质的创辉达电子2018年拿到索菱股份预付的2.17亿元代理进口设备款,并于10月24日注销。索菱股份表示,公司正在核实上述注销相关情况,并盘算通过法律手段追回相关款项。公司未发现创辉达电子及其股东跟高管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

  相关信息显示,2017年8月29日,林伯成设立江门市江海区创辉达电子有限公司,持股100%。林伯成任执行董事,监事李泽林,经理陈仕胜,也已经注销。林伯成曾是中山市创辉达电子有限公司(下称“中山创辉达”)的股东,中山创辉达成立于2016年10月24日,注册资本100万元,温仕松、邓转带各认缴50万元,各占50%。履行董事温仕松,监事李泽林,经理肖华。

  邓转带在索菱股份招股书曾经出现过,索菱股份原董事萧行杰配偶之妹就是邓转带,萧行杰是索菱股份控股股东和实际节制人肖行亦之弟。

  温仕松在中山市宏臻电子有限公司(下称“中山宏臻”)担当经理,该公司2018年11月30日注销。萧行杰配偶之弟邓文焕持有中山宏臻50%股权。招股书描述:2011 年12月21日,邓文焕与无关系的第三方李泽胜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持有的中山宏臻50%股权转让给了李泽胜。

  做了7500万元“好事”不留名?

  为理解决自称不关联关联的两家公司的资金问题,2017年7月,索菱股份的全资子公司九江妙士酷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九江妙士酷”)向中安百联(北京) 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安百联”)借款7500万元,期限12个月,利率为8%,由公司供给不可撤销的连带任务保障。

  资金到账后,九江妙士酷转手借给隆蕊塑胶3500万元、九江星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九江星原”)3000万元。借款的原因是,目前经济局面下企业融资艰难,隆蕊塑胶、九江星原为缓解公司资金困难向公司实际控制人求助,公司实际把持人为上述公司以九江妙士酷名义向中安百联借款供给融资通道。

  九江星原成立不到3个月,就获得索菱股份3000万元借款,目前该公司也已经注销。

  索菱股份称,公司未发明九江星原及其股东和高管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经问询控股股东,九江星原与其不存在关联关系。但为何九江妙士酷的联系电话与九江星原截然不同?

  大伙儿不干了

  在三季度财报布告前,索菱股份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

  控股股东肖行亦于2018年8月10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将其持有的公司11.33%的股权,以每股 9 元的价钱协议转让给中山乐兴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中山乐兴”)。本次股份过户登记实现后,肖行亦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中山乐兴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肖行亦成功套现4.30亿元,中山乐兴目前已经亏损近2亿元了。为了满足索菱股份资金周转、缓解资金压力,中山乐兴的关联方建华建材(中国)有限公司伸出援手,以7%利率借给索菱股份1.9亿元,期限不超过12个月。目前,建华建材(中国)有限公司以未按约定利用资金为由恳求索菱股份提前偿还借款并且动员诉讼。

  从2018年9月开始,副总经理叶玉娟、副董事长吴文兴、董事邓庆明、财务总监王大威、董事兼副总经理及财务总监雷晶、董事王刚、监事魏丙奎等先后请辞。

  雷晶于2014年5月至2018年8月任建华建材团体总部财务中心经理,王刚2017年1月至今任建华建材集团副董事长、实行董事兼行政总裁。两者都是中山乐兴提名的董事。

  2018年9月8日,索菱股份发布布告称,为促使董事、监事及高等管理人员独立、有效地行使治理跟监督职责,同时加大对中小股东的合法权力的保障。公司拟为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职员购置义务保险。但这就能让高管们释怀工作?

  索菱股份第三届董事会第十八次会议于2018年10月29日举行,此次会议只审议了《对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全文及解释的议案》。投票结果为:三票同意,两票反对。董事王刚和雷晶投反对票。两位董事给出的原因为,“因信息材料少,尚不能全面懂得问题,本董事无奈保障财务报告内容的切实、准确、完整。”

  公司原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也不再承接公司2018年度审计工作。

  突然冒出的关联采购

  广东穗银贸易保理有限公司(下称“穗银商业保理”)因合同纠纷法院起诉索菱股份、深圳索菱、肖行亦及其配偶叶玉娟。

  穗银商业保理起诉的事实及理由是,索菱股份与深圳索菱于2017年5月8日签署编号为P0ORD1705012的《采购合同》,商定索菱股份与深圳索菱采购货物,付款方式为交付日后的365日内付款,由此形成索菱股份与深圳索菱的应收账款。深圳索菱以应收索菱股份货款净额3000万元向穗银商业保理融资2000万元,融资年利率为12.8%。穗银商业保理向深圳索菱支付保理融资款1795万元,保理融资款已经在2018年10月8日到期,但深圳索菱始终未支付。

  索菱股份曾发布公告称,经核查,公司并未与深圳索菱产生过交易,不存在对深圳索菱负债,深圳索菱不存在对公司的应收账款债权。

  从2017年的年报中,深圳索菱没有浮现在关联交易的名单中。

  那么,穗银商业保理所称的,深圳索菱应收索菱股份3000万元又是怎么回事?双方是否签订了上述《采购合同》?

  兜底增持、回购均遭冷僻

  索菱股份于2017年12月27日暴露了增持公司股票提倡书,董事长肖行亦倡议,“凡在2017年12月27日至2018年1月12日期间净买入索菱股份股票,连续持有6个月以上,且持有期间连续在职的,若因买入公司股票产生亏损,亏损部分由本人予以补充,同时给予本金3%的本钱补贴;若产生收益则归员工个人所有,发生的收益不足3%的,由自己对不足部分进行补足。”此后,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员工中共有51位员工增持公司股票,共计增持公司股票492759股,增持总金额为758.17万元。

  2017年,领取薪酬员工总人数为1899人,只有51人进行了增持,比例不到百分之三。增持金额为公司市值的千分之一。

  到了2018年7月,公司拟以不超过每股12元的价格回购公司股份,回购总金额最高不超过2亿元。目前,还没有股份回购的实际举措。

  无论是增持股票,还是股份回购,都有踊跃意思,但索菱股份的这两项提议都或遭礼遇,或尚未实际发展,不免有蹭热点保市值的嫌疑。

  而公司大股东质押股份套现高达16.79亿元,用得最多的就是偿还成本4.5亿元。那么,大股东的债务有多少?

  声名: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申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Copyright © 2002-2018 腾讯分分彩靠谱平台www.liangwm.com 版权所有